宁波代孕网服务哪家好

2021-03-01 18:35:37 来源:合肥晚报

  27日一早,朋友圈就被一条《蝗灾告急!浙江10万“鸭子军队”将出征巴基斯坦灭蝗!》的文章刷了屏。再看微博,好家伙,已经上了热搜第一名,将近500万的搜索次数。

  关注度超过了新冠肺炎

  其实从26日夜里起一直都在替巴基斯坦朋友揪心。深夜接到了巴首次确诊两例新冠肺炎病例的消息。此前多次有疑似的消息,后来都排除了,但最终还是没有躲过。两位患者近期都有伊朗旅行史。网站发完消息已经快到凌晨三点了。对于因为蝗灾已经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的巴基斯坦,这实在是一个令人担心的事情。一旦疫情暴发,巴很难有中国这样的全国总动员能力,医疗条件也受限制,口罩什么的,日前也都捐给中国了。

  先不说新冠肺炎了,言归正传,自从巴铁蝗灾告急以来,鸭子灭蝗的事一直有人在网上说。鸭子的确可以吃掉蝗虫,但这么大规模的灾情靠区区十万只鸭子有什么用吗?印巴地区蝗灾频发,要知道此次是巴基斯坦27年来最大的一次虫灾。从去年以来,巴一直在千方百计灭蝗,曾一度基本控制住了灾情,但今年以来,由于印巴沙漠地区的降雨时间较长,为沙漠蝗提供了良好的生存环境,导致蝗灾恶化,国家也因此宣布进入紧急状态。

  沙漠蝗是短角蝗虫,飞行能力强、食量大,可聚集形成巨大蝗群,每天可随风飞行达100-150公里,雌性蝗虫能够产下300粒卵。一只成年蝗虫每天大约可以消耗与自身重量相当的食物,对受害国粮食安全构成重大威胁。

  对于如此严重的灾情和如此厉害的对手,把鸭子当成灭蝗主手段,开个玩笑,让大家乐呵乐呵没问题。但这篇文章说得有板有眼:“根据巴方需求,中国政府已派出蝗灾防治工作组抵达巴基斯坦。随后,10万‘鸭子军队’也将代表国家出征灭蝗。”某位专家透露,巴基斯坦治蝗计划,首批预计出动10万“鸭兵”, “XX 1号”鸭苗将代表国家出征灭蝗,“鸭苗可通过空运,一天之内就抵达巴基斯坦。”

  再看下文章的来源,是根据宁波晚报、人民日报、新华国际头条、钱江晚报等的报道综合而成,有了人民、新华作为背书,让你不信都不行。

  然后就是各大有权威性和没权威性的媒体、自媒体纷纷转载,一时间充斥了微博、微信、抖音、客户端和各个网站。

  这事恐怕有诈,使领馆回复来了

  以我的新闻经验,这事恐怕有诈。

  面对如此灾情,不用说十万只鸭子,就是一百万只鸭子也未必够用,况且把十万只活鸭用飞机送到,不用说成本会有多高,就是活禽入境检疫恐怕也比干掉几亿只蝗虫麻烦得多。

  这事得找明白人问问。

  把三条微信分别发给中国驻巴使馆经参处(参与此项工作的协调部门)、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中国灭蝗专家组正在这里)、中国驻拉合尔总领馆(该馆领区旁遮普省是巴灾情最严重地区)的相关负责人。

  不一会儿就陆续接到了回复,回复内容中的关键词分别是“胡说八道”、“子虚乌有”、“假新闻”。驻卡拉奇总领馆的相关负责人还透露了目前专家组正在讨论的主要灭蝗手段,并告知,专家组当天上午正好召开新闻发布会,会对这个做出正式回应。

中国专家组在巴基斯坦进行调研。(中国驻卡拉奇总领馆供图)

  关于专家组的情况是这样的:中国在治蝗方面很有经验。旧社会中国蝗灾频发,但新中国多年来已经没有特别严重的蝗灾了,不是蝗虫不来中国了,而是中国灭蝗手段好。为帮助巴基斯坦灭蝗,由中国农业农村部牵头,农业农村部国际合作司、国家林业和草原局草原管理司、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中国农业大学和山东省植保总站派员组成的专家组2月23日抵达巴基斯坦。专家组组长是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首席专家王凤乐。

  中国经济网此前已经对专家组跟踪报道了几次,中英文报道都有。巴基斯坦主要通讯社和多家媒体还转引过中国经济网的消息。前一天网站还发了一篇《沙漠蝗难进我国中国专家为巴基斯坦灭蝗提出“四结合”方案》。

  接到回复后,中国经济网先在微博上发布了辟谣消息:中国经济网记者经多方求证,前方不同渠道回复是 “胡说八道”、“子虚乌有”。

  既然谣言能上热搜榜头条,辟谣的消息也受到了广泛关注, 一时间被大量转发、转载。网民纷纷在问,这事到底该不该信?到底该信谁的?

  专家组的回应来了:牧鸭治蝗不适合巴基斯坦

  下午中国专家组的正式回应来了。这里引用一下中央广播电视总台驻巴记者刘畅的报道。我们网站两位驻巴的同事,春节前回到国内,赶上疫情,现在暂时回不去了。

  “27日,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在巴基斯坦卡拉奇召开新闻发布会,专家组在回答当地媒体提出的中国政府是否会派大量鸭子到巴基斯坦来进行蝗灾治理时表示,从目前的考察情况来看,在巴基斯坦不适合采用这一技术,化学农药和生物农药的喷洒更有利于紧急治理巴境内的大面积蝗灾。

  “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成员、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张龙说,中国自古就有牧鸭治蝗的方法,但这个方法是在蝗灾小规模爆发和特殊的地理环境下使用,效果有限。在目前巴基斯坦蝗灾大面积暴发的情况下,我们建议用一些紧急措施,比如采用化学农药治理和微生物农药等生物防治措施,目前比较成熟的微生物农药包括微孢子虫类和绿僵菌,这是可以大规模用飞机喷洒的快速有效控制蝗灾的方法。

  “中国蝗灾防治工作组组长、全国农业技术推广服务中心首席专家王凤乐介绍说,用鸭子来治理蝗虫是一些中国专家做的探索性课题,暂时没有进入政府援助方案。”

  涉事单位的回应也来了

  既然专家都这么说了,那么浙江十万只鸭子将出征巴基斯坦的说法是怎么来的?

  这时国内涉事单位的回应也来了。

  国内媒体在中国经济网的辟谣消息发出后,采访了鸭子当事企业“XX禽业”公司,该企业负责人表示,该公司愿意向巴基斯坦捐赠10万只鸭子,目前正在等待巴基斯坦方答复。

  紧接着,浙江省农科院的回应也来了:“牧鸭治蝗”只是浙江省农科院有关科研团队正在探索的一种生物防治方法。虽然“牧鸭治蝗”此前已有报道,但都缺乏系统的研究,在实际实施过程中也存在诸多的不足。浙江省农业科学院家禽研究室主任、国家水禽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卢立志团队计划与新疆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等单位对牧鸭治蝗技术开展联合研究,巴基斯坦的信德农业大学和拉斯贝拉农业水产大学也表达了要与该团队合作研究的意向。团队计划与新疆农业大学、南京农业大学等单位对牧鸭治蝗技术开展联合研究,巴基斯坦的信德农业大学和拉斯贝拉农业水产大学也表达了要与该团队合作研究的意向。

  卢立志27日在接受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时说,鸭子灭蝗试验是计划先到新疆做的。如果研究进展顺利,今年下半年有可能送到巴基斯坦,但赶不上这次在巴基斯坦的灭蝗工作的。

  原来如此。

  可此前的报道是这样的:“根据巴方需求,中国政府已派出蝗灾防治工作组抵达巴基斯坦。随后,10万‘鸭子军队’也将代表国家出征灭蝗。”

  虽然是两个句子,但看上去就好像是巴方要求,中国政府派出,代表国家出征。多么的高大上啊!

  我不敢说,这是企业的一个策划

  我不敢说,这是企业的一个策划。在报道中,浙江要派出的10万只鸭子都是有名有姓的(品牌), “XX 1号”鸭子借此名声大振。

  社交媒体上,不少网友跟贴表示佩服企业的策划能力、公关能力,认为实在是“太高了”。从效果看,上微博热搜,还是第一名,多少企业梦寐以求而不达的事啊。

  至于文章的来源还包括人民、新华,其实人民、新华只报道了巴基斯坦的蝗虫灾情,文章引用了相关内容,然后把人民、新华的大名堂而皇之地摆在显要位置,给读者的感觉就是人民、新华都报道了10万鸭子远征的事。

  越想越觉得:“高,实在是高”。

  在巴基斯坦的朋友发来微信:“这开了一个国际玩笑。”(中国经济网 记者 崔军)